追蹤
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4123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從進富士康到出富士康的日子

從進富士康到出富士康的日子

 

(中國勞工觀察調查員在富士康工廠十天記錄)

請幫助轉發和發佈在網站

 

2010620

第一天,去深圳觀瀾富士康招聘現場找工作,下午1點多,到達招聘現場大門口,已經有許多人在等待著下午2:00開始的招工。下午2點多,已經有20人左右的女孩子排隊等待了。聽說已經不招男孩子了,門衛說是上面通知不用招男孩子,那就不招了,按上級的意思辦事。沒有理由,也無需解釋。

下午3點左右,18個女孩子排隊走進招工現場的大門,這裏是富士康的員工宿舍,有工人在宿舍陽臺處裝防護網。應聘者站在臨門的一棟宿舍樓前排成兩列,招工的人首先問有沒有第二次進富士康的人,第二次進富士康的人的身份證被收上去,招工的人返回後,有四個人被請走了。原因可能是:(1)自離時間太短,不到三個月或六個月;(2)曾被工廠除名;(3)其他,不知具體原因。剩下的14人整隊,每人發一張帶條碼的富士康科技集團基礎人力招募作業單,填寫完畢後,在門衛室裏,掃描身份證和作業單的條碼之後,通知第二天早上八點鐘再來大門口集合體檢,然後解散。

第二天,五點半出門,五點四十分已經在公車站等待了,但是,最早一班去觀瀾方向的公車是6點始發,跑到鄰近公交站點查看,也是如此。終於在六點二十四分坐上公車,一個半小時是否能夠到達,能否準時到達,一直在心裏盤旋著、糾結著。還好,在802分到達招工大門口。810分列隊到觀瀾基礎人力招募中心接受體檢。當我們到達那裏的時候,發現只有我們14人,其中小盼同學竟然是92年的,但她已經在富士康工作一年有餘。她的表姐在富士康上班,所以她就來富士康了。等到9點半的時候,才知道龍華那邊的應聘者也要到觀瀾體檢,我們等的就是他們。在觀瀾的14個女孩子中,小盼是消息靈通人士,接到個電話,告訴我們,這撥人是全部要到龍華工作的,於是,小盼就離開了。

小盼說,之前在富士康的時候,工作中出現比較多的不良品,會讓你單獨到一個房間裏抄工作手冊,一遍一遍的,一般是需要抄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是算工作時間的。交談中,她們也說到,在工作中時你是可以小小地偷一下懶的,自己調節一下。有些工種沒辦法坐著工作,而有些工種可以。問到他們問什麼進進出出富士康,竟然不假思索的回答,富士康管吃住,工資又高,出去了,又覺得富士康比較好,就回來了,但是做一段時間,又覺得沒意思了就走,反正就這麼反反復複的。在這十幾個人中,有兩位女孩子是從松崗趕過來的,他們是通過松崗的一個“仲介公司”告訴她們怎麼坐公車到觀瀾富士康來,每人掏了300塊的仲介費。他們不知道怎麼回松崗去,又給“仲介”打電話,“仲介”就很“坦白”的說他們本來就是“黑仲介”。富士康觀瀾、龍華園區的招工現場都明確的寫著“富士康招工不受任何費用,謹防上當受騙”。

早上9點多才開始體檢,列隊,站成幾排,要求向前伸出雙臂。第一排有個小女孩因比較矮被單獨挑出來。最後,她還是被錄用了。後來開玩笑的說,第一排都是高個子,她站在裏面就太顯眼了。之後是領體檢表,填寫基本資訊,到二樓,先是查驗證件,就是查驗身份證是否是本人的,身份證號是否是真實存在,身份證上的照片和應聘人是否一致等等,合格的蓋個證件查驗章。接下來時照相環節,據說是辦社保用的,照相的時候大家排成一列徐徐前進,在距離攝影師的兩米的位置有個專門收費的地方,每人交10元照相,照相的地方備有深色外套,以備穿白色外套的人們使用。接下來是拿著體檢表到一樓大廳體檢。一樓大廳就像是醫院,進門處是一個圖像採集處,坐著拍張照就走人,第二步是到抽血化驗的地方去抽血,第三步的門口有人在收50塊的體檢費。和照相收的10塊錢一樣是沒有任何票據的,只是在體檢表上蓋個收費章,據說是龍華衛生防疫站承接這次的員工體檢。第三步是五臟六腑的聽診檢查。女孩子要回答最近的月經週期,是否做過手術。第四步是視力測試,目前的不是很嚴格,一般都會過關的。聽周圍的人說,富士康之前的視力測試是很嚴格的,視力不達標的是要被淘汰的。體檢到此結束。

體檢沒用多長時間,體檢結束後,在他們所謂的“分發”處坐著等待分發(部門)。這是一個能容納2000多人的地方,本來和體檢處是一個大廳,只不過被一道屏風一分為二了。分發廳的一側有書架,上面基本上都是富士康的內部刊物《鴻橋》之類的。翻開《鴻橋》,覺得中高層員工的文章比重很大,中高層的聲音比較強,有點在宣揚“成功者”的豐功偉績的感覺。也許,一個企業的內部期刊,旨在發揚企業的“成功”文化吧。在分發廳的一側牆上,大大的招牌上,大大的寫著給每個新員工都發一張存有50塊話費的手機電話卡,移動聯通自己選。但是,到現在,都沒有人來執行大大招牌上的手機電話卡。

在早上九點鐘,又是排隊,整隊,每人發一次性餐盒、湯碗,還有筷子。收“基礎人力招募作業單”,在分發廳的電腦上掃描作業單上右上角的條碼,再發回個人手中。這次招工將近180人。在此過程中,有名穿保安服裝,紅袖標是“福民派出所治安巡邏”的富士康警衛,編號8205。一直在拿著麥克風“耀武揚威”或者“狐假虎威”。口氣很凶,剛開始,著實嚇了一跳,覺得這個人太凶了。排隊、整隊都是這個樣子。但後來,發現他就是這麼個人物,也就不去搭理他。由警衛領隊去餐廳吃飯,按順序、按程式吃飯。才是三選一或者三選二,其他的三個菜自助,米飯自助,湯不限量。只是有點清湯寡水的感覺。那米飯基本上是沒有米的感覺,菜,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好吃的。就是傳統的大鍋飯的感覺。也許是太挑剔了吧。餐廳出口外,有兩個倒剩菜剩飯的大桶,旁邊也有工作人員協助把這些一次性餐具收拾好,湯碗一摞,餐盒一摞,筷子一堆,井然有序,整整齊齊。有人不知道情況,把餐盒和剩飯剩菜一起扔進了那個大桶裏面,並急急的走人的時候,工作人員“大吼”著讓其把餐盒撿回來,放到餐盒的那一摞裏去。

吃過飯後,排隊到體檢的地方等待大巴去龍華。分成45人一組,共四組。到龍華,也不過三點左右。在油富大廈附近的維穩綜治辦公室的樓下集合,看到穿著有點像員警的警衛們,才知道我們被分發到巡查這一欄裏了,美其名曰:學員。被各自的隊長領走,稀裏糊塗地就到了富士康北門的百和園,安排住宿,並通知明天下午6點半在門衛處集合,開始上晚班。宿舍是一座連體的AB棟樓,共12層。每個宿舍有四組上下床,住8個人,有插座,吊扇兩個,每人一個儲物櫃,獨立的衛生間和沖涼房、陽臺,冷、熱水水龍頭,熱水是定時供應的。用電不限時、不定量。宿舍掃把、簸箕定時以舊換新,垃圾袋定時領取,不收錢。每層樓都有三個直接飲水機,24小時開水。樓層單數層有電視房,雙數層是洗衣公司辦公室或者檯球室、閱讀室。一樓的電視房和K歌房、放映房一體,看電視、K歌、放映電影紀錄片等是定時的,各個時間段有各個時間段的活動內容。有籃球場,只是現在不能借,要等到周圍的護欄都裝起來了,才可以借籃球玩。一樓還有圖書閱覽室,聽說辦個圖書證就可以借書看,在裏面看書看報是不用辦借書證的。圖書室的書目比較多,範圍比較廣,基本上是能滿足絕大多數人的需求的。在宿舍樓底下,有兩棵樹,兩棵樹周圍是一圈長椅。在百和園宿舍的院子裏有個長期的舞臺。宿舍左右兩側共有五個電梯,平時不是很忙,只有在上下班的時間段,電梯經常是滿載。電梯裏的環境,不敢恭維,乘電梯,一股不太好聞的味道和無數的垃圾。每天的味道不一樣,垃圾也不一樣。她們乘電梯的禮儀也有待改觀。無論何時,電梯裏的人是要擠出來,她們才不管你是是否要出來,只管自己進電梯。也沒有等一下別人的意識,只要自己進電梯了,就按關門,不等任何人。在樓層停留時亦是如此,每到就按開門,人還沒出來完就按關門。幾乎每個人都是這個樣子。在每層樓的直接飲水機旁掛了個垃圾筐,早上的話,垃圾比較少,到了晚上,就溢出來了。一樓的垃圾筐就更厲害了,經常是外面地上的垃圾已經遠遠超出了垃圾筐的容量。其實,垃圾房就在宿舍樓的拐角處,基本上是順道。進出宿舍要刷卡,如果三天都沒有你的進出門記錄的話,那麼你的床位就保不住了。休假、放假之類的,交給宿管辦你的保留床位的單子,就可以放心的離開。進出宿舍要刷工牌,工牌上有你所在宿舍的“門禁”。就是,你是百合園的宿舍的,是不能進百花園宿舍的。如果是新進來的員工,工牌還沒有,門禁也沒有的話,就可以直接告訴門衛,你是新來的,解釋一下就OK了。

第三天,正式上班。上晚班,晚7點到次日早七點,共12小時,中間吃飯時間是半小時,算正班8小時,加班4小時。下午6點半在門衛處集合,等著隊長分派任務。其他人都去上班了,仍有6個人沒有等到隊長,到八點半的時候,隊長才來,領到自己的負責的樓層,領到“安全巡查”袖標,一張紙的“宿舍安全巡查員工作職責”和樓層巡查登記表的夾子,就各自到各自的樓層巡邏去了。上班就是在自己負責的樓層巡邏,看看樓層裏的人員是否有異常現象,窗戶和防護網之類的東西是否被破壞。工作的絕大多數時間是坐在凳子上,自己想辦法消耗時間吧。夜宵是巡查員中的兩個人來收大家的廠牌,去廠區打飯,一餐4.5元,打包帶走的話,需要另賣餐盒,一個一塊錢。上晚班的夜宵每餐補貼4.5元。前半夜還好些,最起碼不會安靜的嚇人,後半夜就不怎麼好過,靜悄悄的,有任何的響動,都會被嚇一跳,有好些時候,是晚歸的人們和巡查員相互嚇一跳。上夜班最希望早上5點多快點到來,那時候,雖然很安靜,但是最起碼的是,天慢慢的亮了,太陽出來了,也就有了希望。晚上,會有特保、公安和警衛不定時或者兩小時查一次崗。一般晚上沒什麼事情,只要看到一個人單獨待的時間較長、哭泣、鬧情緒之類的,都要上前去問個清楚。最起碼要知道是哪層樓的,哪個宿舍,叫什麼,工號之類的。女生宿舍,打架的也有,吵架的也有,一般都因小事情引發的。在一周之內,見過3起女生打架或者吵架的。基本上是因為一個要睡覺,一個要打電話或者幹別事情影響休息,或者誰先沖涼的問題。最近是敏感時期,像這種事情,一般會走“綠色通道”,儘快的給他們辦理離職手續,並派人送上火車,讓她回家。

巡查員比較安分守己,不怎麼竄崗,也不怎麼和其他人員交流。宿舍樓裏的洗衣公司的工作人員,每晚10點半下班。聽他們說,巡查員基本上沒和他們聊過天。但是,雙方都不拒絕別人主動聊天。在巡查的過程中,也有少數人主動會和巡查員答話聊天、借書、談談工作中的如意和不如意,但絕大多數都“視而不見”,或者沒有什麼要說的。在宿舍裏,如果同一個宿舍裏的人員是一起入住的話,關係比較融洽的較多些。如果是少數人被插進來入住的話,就看這個人的社交能力了,因為入住較早的人們是很少主動或者根本就不搭理新入住的人員。在這裏,其實就是看入住早的那一撥人多,還是入住晚的那一撥人多,人數較多的一撥,基本上是不會主動搭理人少的那一撥人的。如果你的交際能力、溝通能力比較強的話,基本上是不會存在多大問題的,在哪里都一樣受歡迎。通常每個人都希望先被別人“搭理”,而且,主動說話的人很少有被拒絕的。

在巡查員中,絕大多數是第二次進富士康,有的已經是第三次進來了。其餘的大多數是有認識的人已經在富士康裏了,所以自己也就來了。當被問到為什麼頻繁進出時,竟不假思索的回答是,這裏管吃管住,工資又高。但是幹一段時間就會很煩,想換個工作環境。出去了,又覺得沒有保障,就又回來了。就這麼才進進出出的。

工作是輕鬆的,每天下午6點半集合,然後是到門衛室裏拿凳子,拿袖標和夾子,雙層的要拿手電筒。直到第二天早上6點半下班,集合,還昨晚拿的東西。到宿舍大概就是7點左右,再洗漱一番,出去吃個早餐,回來就是沖涼,8點左右收拾完畢。這個過程中,是不能有任何插曲,否則就會縮短休息時間。之後就是睡覺時間了,一般是需要8小時,一覺起來,大概就是下午4點半左右了,洗漱、吃晚飯,差不多就到下午6點左右,在這一段時間裏,不能遠離。有好些時候,下午起床後,去廠區吃晚飯都來不及。富士康給每個員工每月22天工作日,每天補助早餐1塊五,午餐4塊五,晚餐5塊,每月補助餐費242元,如果消費不完,下月清零,不納入下個月。吃飯時間,員工自覺排隊刷卡,進餐廳吃飯,也有極少數人會插隊。一日三餐,定時定額刷卡,如果上夜班,午餐刷卡了,夜宵就刷卡刷不上了。午晚餐有三選一、三選二的,也有自選餐。每週三中午加餐,有水果、雞腿等,無需另外付費。晚餐比午餐多了水果,一般有蘋果、香蕉、西瓜等。自助餐,想吃多少盛多少,在數量上來說,是能吃飽的。只是大鍋飯,吃幾頓之後,就不太想吃了。有好些人吃飯比較浪費,吃的少打的多,最後就倒進回收桶裏了。

有了工牌、分了宿舍後,就可以“投洗”衣服了(在洗衣公司辦公室的樓層裏,設有一大櫃子,專門供員工把自己帶有標號的衣服投進大櫃子裏,讓洗衣公司統一洗滌,內衣襪子等衣物除外)。洗衣公司的工作人員解釋,統一“投洗”是為了節約用水,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給員工的福利。也有員工自己洗衣服的,在此之前,如果被宿管發現了,是要沒收的。現在,有好些人自己洗衣服了,但是,宿管沒有像之前那麼嚴厲和嚴格了。有種不提倡也不制止的感覺。聽員工說,“投洗”的衣服一般洗的不是很乾淨。比較貴的衣服,員工還是喜歡自己洗。洗衣公司,也有相應的對策,那就是白衣的單獨“投洗”,80塊錢以上的衣服,自己認為要特別洗的衣服,都可以單獨送到洗衣公司辦公室特別說明,單獨“投洗”。

巡查員的工作相對於在產線的員工來說是比較輕鬆的。但也很無聊,於是,巡查員們就自己找事情幹,打瞌睡的、看書的、練字的、繡十字繡的、用手機上QQ的、打電話聊天的等等。在這一周有餘的時間裏,發現有好些工人還是很喜歡讀書的,有個巡查員竟然帶著一本電腦基礎知識的書,那本書已經嚴重被磨損了,但是,書的整體還是比較平整的。幾乎每個宿舍都會有書,雜誌、小說、地理遊記、讀者等等這個年輕的群體裏應該有的他們都有。在十樓,有位女孩子,自己買了電子琴,自己學習樂譜,晚上練琴,早上跳舞的。字也寫的很漂亮。

富士康龍華廠區,有員工說,在這裏工作,就好像永遠也走不出富士康的地盤。進廠區,是需要廠牌的,龍華廠區有ABCDEFGL八個區域,A區基本上是高層區。D13區是商業比較集中的區域,相當於富士康裏面的繁華鬧市區,書店、麵包房、超市、銀行、網吧等一應俱全。員工關愛中心就居於此。A區明顯的比其他區人煙稀少,是另一種生活味道了。廠區有免費梭巴,在廠區也有K歌海選,下午6點到9點都可以上臺一展歌喉。廠區的陰涼處,往往是那些男孩子們聚集的地方,沒有交談,沒有溝通,沒有聲音,基本上是默默的坐著或者站著,在等待著上班時間的到來,男孩子不會像女孩子那樣,聚在一起的話會打開話匣子,男孩子聚在一起的話,基本上是默默的抽煙或者發呆,溝通交流比較少。在廠區的餐廳,基本上也是沒有溝通和交流,和打飯的工作人員都是匆匆而過,和收拾餐具的工作人員沒有眼神的交流,因為看不見對方的臉,和廠區的其他員工都是匆匆擦肩而過。坐在一起,也沒有語言的溝通和眼神的交流。在廠區問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以得到熱情的指路。在這個一應俱全的廠區裏,有種走不出去的感覺,好像吃飯、睡覺、上班、上廁所就用了24小時,娛樂生活的時間,需要硬擠才有。富士康201061之前,一線作業員的基本工資是900塊錢一個月,一天8小時。要想多掙些錢,就只有靠加班了。目前,富士康的一線作業員周日休息,極個別部門會周日加班。週六加班10小時,平時加班2小時,每週工作60小時。每天工作10小時,工作之餘休息2小時,睡覺8小時,4小時裏包括從宿舍到廠區的時間,包括路途遇見熟人的時間,包括沖涼的時間,包括娛樂的時間……你必須精准的計算好每一分鐘,必須像鐘錶一樣精准的走好每一秒。

再說這900塊錢一個月,在深圳,一個人一個月900塊錢是否能應付得了吃穿住用行?是否夠養家糊口?真不知道這900塊錢是誰規定的?900塊錢和加班,是一對尖銳的矛盾,加班吧,沒了生活的樣子,就像機器一樣運作;不加班吧,用900塊錢,只夠生活。一線員工的生活是單調的,一年到頭,每月900塊,扣除吃穿住用行等費用,在深圳這個城市裏,不知道口袋裏還剩幾塊錢。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好像看不到美好的前途,也沒有任何能改觀的契機。

不管是在富士康的廠區還是宿舍,都會有“禁止吸煙,違者除名”的警示牌,當問到員工這個處罰是否有些嚴厲的時候,員工的回答是,如果你知道在富士康的火災基本上是由煙頭引起的話,你就知道這個並不為過。在廠區有專門吸煙的區域,那裏有長椅,有直徑大約60CM,高大約50CM的幾個鐵桶,專門盛放煙頭。在吸煙區附近,也有好多煙頭任意的丟在大鐵桶外。在富士康的員工必須走人行道,任意穿越馬路時有可能被“吹哨”的(有警衛吹哨請任意穿越的員工出示工牌,並批評教育)。如果你任意丟棄垃圾,被警衛看到,也是出示工牌,批評教育一番。有點像學校的感覺。工作中如果不是很適應,或者不適合在一個部門工作,會被調到其他部門的。

倒數第三天。這撥巡查員在分發的時候是分到iDPBG部門,然後是借調到中央安全處,兩天后被口頭通知調到CMMSG部門。所以這撥人巡查員的資料是在iDPBG,工資卡也是iDPBG統一辦理並發放。但是iDPBG的主管是不管巡查員的。離職的話,是要找主管拿到離職單,再找有關人員簽字,辦理離職手續的。但是,巡查員是特殊時期的產物,管理上比較混亂,屬於警衛監督、查崗,但不屬於警衛主管,找主管隊長是沒有用的,也找不上iDPBG的主管,他根本就沒有見過或者接觸過巡查員,巡查員的工號是在iDPBG旗下,但是並不主管。找CMMSG的主管,巡查員的資料並沒有到CMMSG。反正是搞不清楚到底是誰在負責管理。

在決定離職的前兩天,先找了員工關愛中心的“行政服務”視窗,從“行政服務”一直問到“行政服務”,竟然被回答去找“你們的主管”。再三要求下,查到iDPBG離職辦理辦公室,工作人員查了工號後,也是一頭霧水,接線到CMMSG聯合辦公室時,回答是“拿到離職單”到辦公室來辦理,看來還是要按已定的程式來辦理了。

宿管是早7點上班,清早7點,打電話給代管巡查員的宿管主管,被告知早上8點到辦公室找她去。找到之後,被告知,警衛隊長因上夜班,手機關機。等到9點多,決定回去在宿舍等。早1130分,打通警衛隊長的電話,隊長急切的說,他一會就過來,並被告知應該去找宿管主管。下午時分,又去找宿管主管,這次可沒有上次那麼禮貌了,直接是不理也不問,自己在忙著打電腦,等到其他人都把自己的事情問完了,沒有人的時候,再問宿管主管,竟然是,課長開會去了。又是無邊的等待。一天,都是在等待,等待宿管主管給個回復,但是宿管主管就是不近人情,不理不睬。在最後快下班時間,也是巡查員快上夜班時間,不得不先離開。離開時,問及是否能給個負責離職工作的工作人員電話,竟被告知不行。只好第二天再來了。

倒數第二天。已經有些沒有信心再去找宿管主管了。但是,還是硬著頭皮去了,這個事情還是需要去解決去面對的。徘徊著,磨蹭到早上9點才到宿管主管辦公室。很耐心的等待,有人在調宿舍,有人在領清潔工具,有人在因宿舍摩擦在接受調解。員工A跑到宿管辦公室說員工B打電話吵著自己休息了,讓宿管把員工B調到別的宿舍。宿管工作人員的回答是不太現實。員工A就自己回去和員工B幹了一架。員工AB就被叫到宿管辦公室來。員工A說員工B打自己,員工B說員工A罵自己,就這事情。宿管工作人員嚴厲的讓倆個人在辦公室裏寫保證書或者是檢討書,保證以後不會出現此類事情。但是員工B情緒激動聲稱自己在三天之內搬離宿舍,並憤憤地離開宿管辦公室,場面一下子就尷尬起來了。只關注到這裏。在這個過程中,有反應宿舍蟲子太多的,有保修電燈的、有詢問清洗後的風扇什麼時候安裝的,有詢問陽臺現在是否可以曬被子的(目前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地方都在裝防護網、防墜網,工程還沒有完全完工,所以陽臺是不開放的)。有一個員工想調到另一個宿舍去,而宿管很順利的給她調了。

等到早932分,當問及是否有CMMSG課長的回復是,宿管主管竟然很官僚的回答自己很忙,直接給了課長的辦公電話,讓自己去問。935分,給課長電話,說明事由,並告知自己已經等了一天了,還找不到主管是誰,不知道離職的事情什麼時候才能辦好。939分接到CMMSG聯合辦公室工作人員的電話回復,並表示已有結果就通知。於是回去趕緊睡覺去了。早上11點半,接到CMMSG聯合辦公室回復,下午上班時間可以直接到辦公室來辦理離職手續了。

下午1點半,到CMMSG聯合辦公室,辦公室裏面一片繁忙,但是,還是受到熱情接待。一路綠燈,只是,需要經理簽字,但經理沒在,還有工作卡沒有發下來,沒辦法立馬結工資。課長問及是否明天再來。回復是可以的。

最後一天。早晨8點多,CMMSG聯合辦公室工作人員打電話告知,今天什麼時候來辦離職手續都可以。早上也是領工作卡的時候,工資卡是需要親自去領的。於是先去領工資卡去了。但是,我們的那一撥工作卡來的有些晚,於是,就先去CMMSG聯合辦公室“跑單”去了(跑單是辭工的時候,拿著員工離職交接清單,找工作接管人、部門主管、經管、總務、IT、人資的人簽字)。在沒有工資卡的情況下,被告知只好自己辦個建行的卡了。在CMMSG聯合辦公室工作人員領著到隔壁大樓裏找經管、總務、IT的主管簽字。人沒在崗的,能帶錢的都是代簽。不到10分鐘,所有的手續都辦齊全了,就差工資卡了。這是接到電話,此時可以領到工資卡了。撐著CMMSG聯合辦公室一員工的雨傘,飛奔到領工資卡的地方,排隊領到一張工行的工資卡。領到工行工資卡的時候,快到上午的下班時間了。在廠區餐廳吃完飯,在員工關愛中心的長椅上稍事休息後,趕到CMMSG聯合辦公室。自信的拿出工行的工資卡,卻被很正式的告知,CMMSG只能用建行的卡來發工資。並鄭重其事的寫了個“中國建設銀行”的紙條,服務很到位的告知在那裏做多少路車,在什麼地方下車,到建行辦張卡,趕緊回來在辦手續。愕然片刻,明白富士康各個事業群的工資卡的發卡銀行是不一樣的。負責工資發放的工作人員想知道究竟是負責辦理離職手續的她的同事是通知的是工行的卡還是建行的卡時,遇見課長,課長讓其和iDPBG協商,CMMSG聯合辦公室先付現,把離職手續辦完。之後,iDPBG把那部分錢在轉到CMMSG的帳戶上。確認工資,簽字,按手印。交廠牌、交工衣,所有離職手續到此結束。

拿著離職單,離開廠區,回到宿舍,在同宿舍人的證明下,需要在宿管處辦理遷出宿舍的證明。需要交回“門禁”和“床位標貼”。“門禁”在廠牌上貼著,和廠牌一起交了。“床位標貼”找不到了。被宿管工作人員冷落了一陣子後,發現CMMSG聯合辦公室還沒有退宿記錄,沒辦法辦理遷出宿舍證明。於是趕緊打電話問。又是被宿管工作人員冷落了好一陣子,服務視窗外再沒有其他人需要辦事。但宿管工作人員卻“沉著冷靜”的在“辦公”,全然不顧服務視窗外還有需要退宿的這個人。情急之下,請求宿管辦公人員再刷新試試,看看CMMSG聯合辦公室是否已經退宿。查完之後,顯示已經退宿。拿到遷出宿舍證明,經打開箱包檢查通過後,離開富士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