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11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半世紀的碾米廠

半世紀的碾米廠

 

認識的大學同學,算算,也快到達1/3世紀之久了。

原來我們計算的時間單位,已經從日、月、年,進化到世紀了。

 

 

這麼久沒有見面的同學,發現大家的脾氣、講話口吻、肢體語言,幾乎都沒有改變,活像塵封三十年之久的盒子,打開來,還是保持著當年年少時候的場景,只是話題多了子女,身材多了福氣!

 

令我注意到的事情,是大家的話題除了噓寒問暖、互道平安外,也開始有一些歧異。同學全部都是商科畢業的背景,幾乎都在業界工作,少數幾個例外如我者,互相之間對於業界人士的熟捻程度,就如我們對於學界如數家珍般。這就如參加一個社團一樣,在那個社團混久了,裡面的人事物都可以信手拈來講述一番。而我,在那樣的場合,好像有點不知從何加入討論起?(我猜,大家碰到要跟我談天時,也會有點囧吧!不知道跟此怪咖從何談起?)

 

 

還好,有幾位同學可能跟我的失軌狀態接近,成了不需要背景知識的化外圈人,可以胡扯蛋。六年前就跟A同學討論了很多社會救助的事情,她很早就拋棄聯電的高薪工作,灌注心力在社會服務上面,可惜這幾年來我忙著奔波,幾乎把力氣都放在學界的事務,沒有跟他聯絡;B同學一直當志工,這次的聚會發揮了凝聚的力量,讓我深深感受到他的生命力,一股新的力量也在鼓舞著我,叫我要認真做改變!C同學是台南人,現在是財政部的重要官員,過年回家時,特別注意到南部的景氣蕭條問題,其實這也不意外,看看我們班上的同學,從台灣各地以第一志願的分數考入台大,畢業後,幾乎沒有人再回到原來的故鄉,有薪資高、地位佳、機會棒的北部,緊緊抓住了台灣社會培養出來的「菁英」,多少再製了南北與城鄉失衡的結構問題(參考主計處98年家戶收支調查統計:http://win.dgbas.gov.tw/fies/doc/result/98/a11/111.xls)。我想像C同學這樣敏銳觀察且關心此失衡的同學,應該不在少數,但在此次的聚會中,卻少聽到這樣的話題。

 

 

上述這幾位同學,都是女性,可能男同學本來就不多,所以少聊起來其他事情。只是不知道,是否在公開聚會的場合上,男性如果不討論事業或政治經濟的話,是否會被認為不夠masculine?或者資本主義的逐利動機,就如撒旦的磨坊,不斷轉動的碾米石臼,將每個血肉之軀捲入以致於成為無法逃離的宿命?抑或在此公開展演的場合幕後,其實大家還是有一個夢想,只是當夢想一拿出來公開討論時,就變成了一個枷鎖,約束著談夢想的人,也就少了夢想的理想與甜美!

 

 

我們同學都已經感知生命過了半百,運氣好的,繼續過另外的二分之一世紀,運氣不佳的,可能過個十幾年。人類是有限的生命存在,現在大概都已經經歷了人生各個重要階段了,或許可以開始思考,我們要要留下什麼給自己呢?要留下什麼給這個社會呢?

 

我也還在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