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11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男人告家暴 性別已平權?

 
 

最近新聞報導,「我被打了」這句話在家暴事件中,不再是女性專利,男人逐漸拋開面子,勇於聲請保護令,有些學者因此認為「這代表台灣的性別教育成功」、「性別平等觀念逐漸扎根,男生遭家暴願意站出來,顯示大男人的觀念逐漸淡化」。然而,「報家暴」這個動作,對男人女人而言,都代表「不同」的意義。我們認為,男人舉報家暴,是相當複雜的社會結果,不能簡單地等同於性別平權的出現。

傳統的性別觀念,確實使得某些男性不願意去舉發家暴,就如一位男性家暴相對人說的:「男人死要面子,不會像女人一樣用這種方式來要求離婚…查埔人就是要忍耐,LP抓乎緊緊、抓到咭咭叫、抓到破也是要忍,如果被打,被怎樣,也只能『丹田』捏著,惦惦而已,不可能有什麼驗傷單…告家暴是只有女人才做的出來的鳥事」。

但是去舉發家暴的男性,就是因為性別意識平等而去舉發嗎?這就如勞資關係中的資方告勞方一樣,是勞資平等意識的結果嗎?顯然不是,男性在社會中所佔據的結構優勢位置並沒有大幅度變化,因此去舉發家暴的情況是相當複雜的。

以經常看到的越南女性與台灣丈夫家暴為例,很多時候台灣丈夫也會去申請家暴令,例如一位男性受訪者說:「我打她,因為我們兩個吵架,她去廚房拿菜刀,我賭爛,就把椅子拿起來丟過去了,怕什麼!……我踢她,踢她之後,她就跑去驗傷,驗傷之後,她去申請保護令,那我也去申請保護令;要請大家來請,她有傷,我也有傷。」這個案例可以發現,女性是基於自衛而還手,但男性並非是基於「性別平等意識」而舉發家暴,反而是利用法院去脈絡化的判決習慣來申請保護令,以便在未來的兩造訴訟中,取得有利的位置。

一位舉報家暴的受訪者說,他舉發前妻家暴,是希望這個女人不要來煩他就好,並非基於男女性別平等的觀念去舉報的,所以後來的後續處理,也是依循著傳統觀念在處理。他說:「她這次(被我告的罪名)絕對一定會成立,但我最後還是撤掉,她被罰,還不是我要拿錢出來,因為我有錢我還是一定會拿出來給她」。這表示,即便男性舉發家暴,傳統的性別價值仍是繼續存在。

「告不告家暴」不但是個性別的問題,男女告家暴的原因也大不同,不是簡單的「性別平權」,就可以充分解釋清楚。家暴法的成立,的確記錄了性別關係的轉變,但是不是就進一步證明了性別已經平權?值得我們再做進一步的探討。

【2011/08/09 聯合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