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08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想像共同體中的陌生人



美國有一份研究十到十三歲小孩,利用何種技巧,在學校裡面形成、維繫一個同儕團體,並且形塑自我認同。研究發現,為了維持同儕團體的獨特性,他們必須小心翼翼篩選團體成員,排除特定的人選。這個團體內部有清楚的階層化現象,大家眼光一直往上看,原來的朋友在自己往上爬的過程中逐漸被拋棄。為了往上爬,大家會阿諛奉承領導以及其周遭的朋友,而領導為了維持自己的地位,也常會想辦法「分別」籠絡某些圈內人,且不讓這些追隨者相互間形成社會連結。

這個研究,讓我感興趣的,是這樣的同儕團體怎麼對待自己圈內的邊緣小朋友。如果不是自己圈內人的話,那麼找個倒楣的圈外朋友痛打一頓,倒也不奇怪,但是對於圈內的人,卻也有類似的捉弄、欺負情事,為什麼?

維繫同儕團體的向心力上,通常的作法就是找一個最不受歡迎的小孩來欺負,核心人物會想辦法讓圈內的小朋友去欺負那個倒楣鬼,這樣不僅可以凝聚團體的向心力,而且也讓圈內的邊緣小朋友知道,誰才是圈子的老大。這些想要留在圈內但又邊緣的小朋友,也經常受到嘲諷捉弄,並且逐漸成為長期的現象,大家會把這些邊緣小朋友貼上不受歡迎的標籤,透過這樣的排除讓核心的領導階層可以繼續掌權。

這一類的同儕團體,相當類似一個民族國家,也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眾多小朋友聚集在學校上課,然後幾個人組成一個[自己人]團體,用以凸顯自己的身分認同,區隔跟他人團體的不同。這些小朋友之間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因為某些因素而共同聚集在一起,相信大家都是自己人,有個共同的目標對抗外侮。但實際在對抗外侮的過程中,某部份的圈內人就必須負責去欺負人,而頭頭則只要發號施令就好,如果家長抱怨或者老師發現,責任就推給那些動手動口的小朋友。

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這群邊緣的小朋友,就是社會中的[陌生人]。陌生人不是[他者],也不是[敵人],而是跟我們生活在一起的一群人,有點一樣,但又不完全一樣,少了陌生人這個團體可能就無法運作,但是他們又不能跟我們一樣,以免僭位,篡奪菁英的地位。

台灣的社會,如果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就跟這些小朋友的團體類似,有階層化組織,處在邊緣的團體,雖然號稱是[同胞],但卻經常被當成台灣的陌生人。過去十幾年的經濟發展,雖然勞動生產力每年有將近4%的成長,但是勞動者的薪資成長幾乎紋風不動,連最低工資的成長都不到2%。透過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論述,個人的生活遭遇變成是個人的問題,而不是社會的集體風險問題。資本家獲取了大多數的經濟成長果實,然後被合理化為他們的冒險所得、他們的技術研發所得、他們的管理能力報酬,但是卻不去談論台積電的整年盈餘,大部分是由政府租稅減免而賺到的。而收入一直偏低的勞動者,則被譴責是競爭力不足,無法跟上時代腳步,卻忘記了這個所得分配的遊戲規則都是立法院偏資方的立委設定的。

台灣社會中還有許多其他類型的陌生人,例如移工、婚姻移民者、卡債受害者、性少數、外籍或大陸漁工、、、,他們跟我們生活在一起,但是卻不被當成[我們]平等對待。前幾週有新聞報導,六個高雄青少年打賭,看看誰有膽去砍殺前鎮的外籍漁工,造成一名印尼漁工被砍成重傷。他們為何不是打賭砍台灣人呢?因為這些漁工不是[我們],但卻在[我們]這個土地上,成為凝視與排斥的對象。

目前台灣對於陌生人的態度,已經逐漸從歧視走向禮貌性的忽略,歧視是想盡辦法排斥、對他們採取差別待遇,而禮貌性的忽略,則是知道其存在,但是不會去主動接觸或改變不平等的結構關係。接觸到陌生人的時候,總是面帶微笑、裝作沒看到的擦身而過。如果大部分人只是禮貌性的跟陌生人點頭,禮貌性的保持距離,卻從不嘗試去瞭解彼此對方,以及改變不平等的結構,那麼發生那種路上被車子撞到,卻沒有人伸出援手的情景,會不斷出現。此時禮貌性的忽略,跟道德的冷漠,其實只有一線之隔而已。

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取決於它如何對待陌生人,台灣似乎還有一段漫漫長路要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