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0876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扮演社會再生產角色的婚移女性

 

親家母,你到底是在娶媳婦,還是娶外勞?」,越南太太的姐夫氣憤地質問其的婆婆。

一半一半啦!」婆婆這麼回答。

這樣的回應,在台灣的傳統性別文化裡,似乎也沒有太意料之外,媳婦進門來,就是要幫忙處理家務,而台灣人又習慣將家務當成無給的工作,因此常常無視新移民女性在家務勞動市場的貢獻。

 

從宏觀角度來看,亞洲區域內的移民已經是常態現象,根據國際移民組織的統計,2010年的國際遷徙人口數目約為2.15億,其中的13%(約2,750萬)是亞洲區域內的人口流動,特別是從南方的亞洲移往北方較為富裕的亞洲國家。台灣在亞洲區域的流動位置,從1990年開始,逐漸由人口往外流動,轉變成為人口流入的國家,主要流入的人口則從亞洲的南方國家而來,包括中國、越南、印尼、泰國、菲律賓與柬埔寨。

 

對於無法移民到歐美的亞洲國家人民,次佳的選擇是往台灣、韓國、日本等地流動。跟美國、加拿大或紐澳國家不同,若要永久移民到這東亞三國,除了結婚以外,幾乎沒有其他的管道成為該國的公民。這些國家都假設自己是同質性的社會,對於外來人口都採取比較懷疑的態度,因此即使這些國家都缺乏藍領階層的勞動力,但卻都採取所謂的客工政策」,也就是認為外來工作只能是補充性」、短暫性」,工作結束就必須離開該社會。也因此這三個國家的移民統計,是將婚姻移民人口與移工人口(包含藍領、白領勞動者)分開統計,成為兩個不同政策管制的人口類別,但實際上這兩個類別的人口,一旦進入台灣社會之後,都是新的勞動人口,影響著台灣的勞動市場。以十萬名來自越南的新移民女性來看,他們也構成了台灣勞動市場的一部分。

 

歷史上,越南的性別文化比台灣更平權,越南女性可以繼承財產(漢人社會是不行的)、可以祭拜祖先(漢人社會只能透過男性來祭拜)、父母親與女兒同住的現象並非不尋常,特別是受漢化影響較低的南部社會。台灣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約50%,低於越南女性的78%甚多。加上社會主義強調的男女平等思想、越戰時期必須動員女性參與勞動,因此越南女性的地位都有相當程度的提升,國家提供的全民幼兒托育、免費基礎教育,都幫助越南女性從家庭勞務中解放出來而進入勞動市場。

 

因此,對於越南女性而言,即使結婚生子後,繼續出外工作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在此文化熏陶下,多數的越南太太希望與台灣老公結婚後,也可以在台灣找到一份工作,貢獻給娘家及婆家。

 

不過,這樣的期待,跟夫家的期待相當不同,特別是匯款孝順娘家與出外工作的事情。夫家期待許多繁重家務由越南太太來幫忙,而且是無給職的勞動,如果老公可以滿足家庭的物質支出,特別是協助匯款回娘家,那麼這群越南太太就會比較安心在家擔任家庭勞務的工作。而如果夫家無法滿足基本的物質條件,那麼外出工作成為婚移女性逃脫父權施加繁重的家務包袱的策略之一。

 

沒有進入勞動市場的婚移女性,其實是在擔任著家庭勞務的生產工作。在台灣面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時代,家庭勞務的工作逐漸市場化,目前有高達20萬名的社福外勞」就是來填補這個勞動市場位置,同樣地,在家庭裡的婚姻移民女性,也當被視為同樣的勞動力。

 

根據內政部的2008調查,有約1/3 東南亞籍配偶有出外工作,不過此數字可能偏低,另外一份調查,則有高達2/3的東南亞配偶有工作。內政部的資料顯示,她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無技術性的體力勞動」(45%)與服務銷售人員」(26%)。她們的收入絕大多數低於最低工資(63%),而另外30%的人,收入低於25千元。可見這群進入勞動市場的婚移女性工作,主要集中在低階的勞動力市場,工作性質其實與透過商業仲介來臺工作的女性移工,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從以上的分析來看,如果我們的婚移人口勞動內容與另外一個類別的短期移工」並沒有太大的差別,這表示台灣其實對於家庭再生產的勞動力有著長期需求,那麼我們是否應該檢討所謂的短期」應該長期化」,也就是政策上,應該可以允許短期的」移工拿到長期的永久居留證」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