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042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倫理的一塊錢,對抗黑心的大財團

 
倫理消費在世界上早已經是許多人的生活形態,例如我們所熟知的公平貿易咖啡、茶葉,就是消費者願意以比較高的代價來購買這些農產品,以便可以保護雨林生態,並且提升第三世界國家的生產者一定的收入;拒絕購買使用動物實驗而製造的化妝品,是因為我們認為,不可以將人類非必須性的用品建立在動物的苦難上面;反血汗工廠運動要求蘋果電腦、hTC監督其供應商不得剝削勞動者,因為我們不想要使用沾滿工人血淚的手機;不要繼續吃魚翅,是因為某些種類的鯊魚已經瀕臨絕種。
 
這樣的倫理消費,是西方消費者在面對許多黑心不良企業所發展出來的。1990年代起,許多西方品牌企業將生產基地移往第三世界國家,但是完全無視這些地方廠商剝削勞工的情況。一些消費者因此組織了反血汗工廠運動,要求品牌球鞋如NIKEAddidas,必須監督幫其代工的廠商(例如在中國、印尼的寶成),否則發起拒買該品牌的運動。一開始這些品牌商的反應跟台灣大企業一樣,認為它們是受害者,剝削勞工的事情跟其無關。但是在消費者的壓力下,這些品牌企業開始發展出一套上下游監控勞動的體系,並且公佈幫其代工的工廠名稱,定期發佈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讓消費者可以知悉全面的生產與勞動狀況。
 
反觀台灣,在2011年的塑化劑事件發生後,統一集團發表聲明:「我們已經完成產品、原物料與供應鏈的查驗、、、,未來將持續監控供應鏈流程,進一步確保產品原物料的安全。」但是在2年後的今天,一樣的情況繼續發生,到底問題在那裡呢?簡單,因為我們仍然繼續去買該公司的食品,間接地,我們也在支持它繼續漠視消費者的健康。
 

這種情況,我們不可能改變嗎?有的,兩條路:一、品牌企業必須公佈所有供應商的來源,以便眾人可以隨時知道我們吃下肚的東西是從那裡來;二、就如我們的一張選票選民主,我們的一元可以投給具有社會責任的企業產品。
 
在資本主義贏利的邏輯下,沒有企業願意花大錢損失利潤來提高社會的福祉,就如台灣企業主永遠只想要以最低廉價格雇傭生產工人一樣,除非國家介入設立最低工資以及工人自主團結起來,才可能打破工資不斷沈淪的魔咒。同樣的,在面對黑心企業不願意花成本來照顧消費者福利時,消費者也只能以團結的、倫理的一元來對抗嘴炮的、不良的資本。

7月11,拒上小7,運動正在展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