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4123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婚姻移民研究的知識社會學考察

我們從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系統中,可以找到約139筆有關外籍新娘、外籍配偶、印尼新娘、越南新娘以及跨國婚姻等關鍵字為主的國內期刊論文。針對這139篇期刊論文的題目取向,倘若我們也從移民的時間過程來區分的話,我們可以把這些文章分類為「外籍女性為何要外移」、「外籍女性外移的過程如何」,以及「外籍女性目前的現狀如何」三大類(有的文章其實同時處理了三種分類中的兩種或全部,因此表格內文章的總數量大於139篇)。 139篇文章的分類與數量如下表。

 

外籍配偶相關期刊論文之分類

類別

內容

數量

百分比

為何外移

資本國際化下的國際婚姻、臺灣媳婦越南情、女性身體的貿易

 

3

 

2

 

 

外移過程如何

東南亞外籍新娘婚姻組成及運作方式之探討、跨國婚姻在臺之管理政策、商品化的臺越跨國婚姻市場、資本國際化下的國際婚姻、社會階層化下的婚姻移民與國內勞動市場、女性身體的貿易、臺灣媳婦越南情

 

 

 

 

 

7

 

 

 

 

 

5

 

 

 

 

 

目前的現狀 

外籍配偶及其子女的教育相關議題

68

49

子女教養相關議題

5

4

家庭服務、家庭關係、家庭變遷、社會網絡

10

7

婚姻暴力與諮商

3

2

家庭照顧、社區照護、健康照護、健康關注、早期療育、生育狀況

 

13

 

9

法律相關之議題

2

1

社會/文化/生活適應或經驗

11

8

行動/實踐研究、賦權與培力

5

4

媒體現象、族群、階級與性別

4

3

通論

13

9

 

就外籍配偶的研究而言,比較起來,有關大陸新娘、兩岸通婚或兩岸聯姻的期刊論文卻只有區區的22筆,與中國籍配偶佔了全台灣外來移民人口的6成以上不成比例。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落差,跟研究者對於文化/民族類同之預設有很大的關係:即認為「同文同種」的中國配偶在台灣的生活、社會、文化和婚姻的適應上比較不成問題,因此,有關這方面的問題就很少被加以討論,造成在期刊論文上的份量比較少。這種「同文同種」的預設是台灣長期以來所提倡的中華民族主義有很大的關係。

 

若就外籍配偶的研究來跟台商的論文比較的話,我們發現在研究上,人們把更多的焦點投注在這群女性婚姻新移民的適應及其子女在台灣接受教育的各種相關的問題上,而很少有論文論及東南亞台商的子女教育問題(有四篇關於在中國的台商子女教育以及五篇關於東南亞台校的文章,後者以討論台校的教育或問題為主,甚少直接觸及東南亞台商子女的實際教育問題)。為何我們對於這兩類的移民者有如此大差別的關懷和研究旨趣?這在知識社會學上代表了什麼意義呢?我們認為這是一種「階級視角」的結果,這樣的視角讓我們不自覺地朝向某個研究領域進行。前述的「中華文化民族主義」與此處的「階級視角」,成為影響過去幾年來台灣學者對於東南亞與移民研究的框框。

 

生活與文化適應

台灣的婚姻移民女性來台灣後的生活/婚姻/文化適應的議題,在139篇相關的期刊論文中,教育類別是其中論文篇數最多者,有68篇或佔了總期刊論文篇數的百分之49強;也就是說在所有討論外籍新娘/配偶的期刊論文中,有將近一半的文章,其議題是以外籍配偶的成人教育或識字教育、其子女的學校教育、學習輔導、學習問題、語言發展、心智能力發展、親職教育、子女教養、生活適應、社會適應以及婚姻適應等教育和各種適應的議題為主。這除了說明成人教育研究在有關外籍配偶的研究中佔了很大的比重外,也同時彰顯了台灣學者認為外籍配偶的下一代有教育議題以及外籍配偶的各種適應問題。但是為何我們會這麼關心這些新移民女性,而對於國外的台灣幹部之生活適應,卻不太覺得是問題呢?不僅不覺得他們在生活上會有問題,還覺得可以去「指導」別人如何生活。例如在進行海外投資調查時,經濟部總是會問到台商們所遭遇到的困難,但當這些台商/台幹在陳述自己遭遇的困難時,常常會說長道短地指陳所在國家文化的「不是」。但在外籍配偶的研究中,我們卻看到學者對新移民女性的各種「適應」研究,這樣的對比,是摻雜了文化本位主義與「階級視角」影響的結果。

 

就「文化預設」的角度來看相關研究,當我們以「大陸配偶」「大陸新娘」、「兩岸聯姻」等關鍵字查詢碩博士論文,共獲得40篇;而以「外籍配偶」「外籍新娘」等關鍵字查詢,則出現122篇。從內容來看,有關中國女性移民的論文,多半是社會經濟類,有關教育的只有一篇;但是在東南亞新移民女性的碩博士論文中,教育類居多,總共高達59篇(48%)或將近總數的一半。這是否意味著我們認為外籍配偶所生的子女,其教育比較會是問題,而中國籍所生的子女則比較沒問題?這是否可以歸因到學術界的一個共同的想像:即想像中國跟台灣的文化距離較少,因此認為在台的中國移民女性比較不會有生活適應的問題,所以在相關的「適應」研究上,就覺得不需要了。但假如是如此的話,為何對於文化距離較遠的東南亞,在台商/台幹的生活適應研究,卻又如此的少呢?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落差,跟學界對文化/民族類同之預設有很大的關係,即「同文同種」的中國配偶被預設在台灣的生活、社會、文化和婚姻的適應上比較不成問題,因此,有關這方面的問題就比較少被當成問題來加以討論。

 

在台商的研究上,也有類似的文化預設。當前在管理學的外派人員研究裡,多數的文獻是台灣商人到中國投資,這反映到中國去的台商、台幹的人數比去東南亞的多很多,因此會有比較多的研究投注在此地區,這可以稱為經劑的「中國磁吸效應」,但中國的磁吸效應除了發生在經濟的領域,在學術與文化的領域,此效果也在發酵當中。此現象的正面意涵,即中國研究的興起,讓長期以來只是作為「共匪」或「中共」涵義的東亞研究被解放出來,學界開始注意當代中國社會與文化的面向,而在傳統以政治學為主的研究外開闢出更寬廣的視角。但是,中國的磁吸效應也對台灣學界帶來負面的義涵:即我們易於傾向預設台灣與中國文化的一致性,這種一致性容易變成建構跨海峽的中華民族主義的正當性。

 

就「階級視角」來看此兩類研究,研究者也預設了擁有資本或者移動能力的人,在生活適應上可能比較不會有問題,或者他們的子女碰到的問題較少,也因此當台商被預設為「有資本」或「有能力」的類別,但婚姻移民來台者被想像/或事實上是「經濟弱勢者」時,我們也會不自覺地認為前者較少有適應問題,而後者就需要研究者、政府單位、社會大眾加以「關懷、協助」,進而生產出大量與此相關的學術研究。

 

 

在地關係—族群關係

 

在外籍配偶的研究中,有關在地關係的族群關係部份的相關研究似乎是付之闕如。夏曉鵑(2002)在研究台-印跨國通婚時,曾經點到在1990年初期,台灣開始出現大量的外籍新娘,尤其是來自印尼西加里曼丹的客家籍女性,她們跨海來台,跟台灣客家村莊的男性結婚。這樣的跨國通婚,根據她的研究,有從北部往中南部發展的趨勢。她覺得這樣的現象已經顯示出台灣與印尼內部族群關係在分析上的重要性。但是,可能是受限於她所使用的世界體系分析架構,使得她認為族群關係並非本質性的,而只是特定的政治經濟發展下的產物而已。從某種角度來看,譬如在整個跨國婚姻的過程中,我們的確可以承認資本主義的政治經濟結構的確對行動者有所限制,但是當這些印尼女性結婚來到台灣後,她們對於台灣內部的族群關係有著怎樣的影響?或她們的到來是否有為台灣現存的族群關係或族群政治產生衝擊?還有華人與非華人的外籍配偶在族群的表現上是否有所差異?來自東南亞不同國家的外籍配偶有這怎樣的族群意識?她們又是透過何種機制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的呢?在訪問印尼的客家女性移民時,常聽到這樣的論述:即她們或她們的父母將台灣視為中華文化的地區,台灣人跟她們都是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像這樣的論述,是否蘊含了某種族群意識呢?

 

另外在婚姻移民的研究中,有關台灣人的種族主義是另一個被討論的重點。這樣的討論認為台灣人在「經濟奇蹟」的成功經驗,以及台灣在國際分工上的位置,使得他們很容易接受自己的「素質」比別人好的論述,因此歧視來自東南亞的外籍配偶(夏曉鵑 2005),但是這樣的討論並無法讓我們理解上述所提的各種族群議題。

 

台商與婚姻移民的研究,在處理族群議題上截然不同,其中台商研究領域可以看到許多的族群與台商互動的現象,但在婚姻移民的領域卻看不到有關新移民與台灣人之間的互動關係,這是否蘊含了兩個預設:是否我們預設了東南亞來的華裔女性移民,跟我們都是屬於「中華文化」?另外我們預設這些新移民女性最終必將融入台灣社會,不可能構成一個新的族群,因此在「生活適應、文化差異」的研究非常多,但明顯不同的語言、族群文化差異,卻沒被提出來討論,這在台灣政治上一直被討論的主題卻在當前的文獻中完全缺席,令人玩味。

 

此研究現象出現的另外一個可能原因,則是由於國民黨在台灣施行50年的戒嚴,強力壓制了任何從族群的角度來探討的學術議題,一直到解嚴後的1987年。有趣的是台灣社會學者,除了少數之外,大多從1987年就已經開始陸續研究省籍的問題。而以中國退據來台的人類學者,則還是持續影響了人類學界對「族群」的界定:即他們認為,在台灣社會中唯一能被視為族群的,只有非我族類的原住民的各個群體,至於人類學者所屬的「漢人」,無論是外省人還是本省人,則被預設是「同出(中國)一源」(王甫昌 2006)。人類學者比較傾向於認為族群必須是居住於特定地域或具有特定文化者所構成的,由於婚姻移民是外來的群體,她們可能並未發展出特定的地域性,也沒有聚集的現象,因此較不受人類學者的注意。缺少了人類學者的參與,也使得台灣的移民研究變成集中於討論接受社會—台灣社會—的研究,對於送出社會的研究,無論是東南亞或中國都沒有很深入的了解。

 

 

小結

 

對於東南亞移入的婚姻移民研究上,「照顧弱勢家庭」「家暴諮商」「弱勢家庭子女」「賦權」等議題研究相當多,但是在東南亞台商研究上,上述的議題沒有出現過;而「社會資本」「社會網絡」的研究則是台商研究的重點,在新移民研究上,卻少看見。換言之,可以看到清楚的兩類研究方向,一類的研究對象被視為缺乏(經濟以及社會的)資本,另一類人士則擁有較高的資本,因此在相關研究議題的選擇上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這是階級視角影響的結果。

 

從移民研究的文獻回顧中,我們看到了經濟之外的「中國磁吸效應」,這種效應正當化了「跨國華人文化」、「儒家文化圈」以及中華文化民族主義的訴求,使得我們在不知覺中,接受了其「同文同種」的預設。這樣的預設,讓我們很難突破心理想像,也無法理解對於移民原生國家、社會研究的重要性,無法更全面展開政治學、人類學以及社會學對於移民的理解。

 

目前台灣的相關移民研究主要還是集中在接受移民國家的一方(即台灣),探討移民如何整合入社會的社會學問題,而缺少了對移出國的深度了解。台灣人類學在這方面的研究缺席,是造成這種研究傾斜的原因之一,因為人類學在傳統上是對他者社會的研究,缺少了人類學者的參與將使得我們對於移民的了解趨於片面。雖然如此,國內學界也開始注意到在地研究的重要性,雖然基於經費和時間讓國內學者很難在東南亞進行如人類學式的長期田野調查,許多學者也開始嘗試從移出國本身的文化來了解台灣的這些跨國婚姻移民現象(如李美賢 20032006;林開忠 2006;龔宜君 2006)。我們期盼在未來的相關研究議題上,因為有不同學科的加入,引入不同的問題意識與議題,進而對於台灣當下的相關議題(如族群關係、國家認同、勞動、性別、組織、家族)提出新的看法與視角,跳脫出以台灣看台灣的現況,做出相關的研究貢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