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
關於部落格
唉!寫了一堆簡歷,發現實在沒什麼用處,還是說說我打算如何經營此部落好了。現在台灣雖然有大量的越南籍女性配偶,也有許多台商到當地投資,但翻遍文獻,就是找不到相關的越南社會文化資料。希望透過這個部落,可以慢慢蒐集一些資料,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 74123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雙重國籍無關政治忠誠度

過去幾年常常發生學界的學術行政人才因為雙重國籍的問題而被廣泛質疑,反對雙重國籍最重要的原因來自於「政治忠誠」的問題,基本假設是「當兩個國家發生政治衝突時,這位人士要選哪一邊?」例如最近中研院院長的雙重國籍所引發的爭議,都圍繞在此。

我國國籍是一種變形的「雙重國籍」制度,也就是外國人要取得中華民國國籍,必須放棄其原來的母國國籍,不過卻允許本國公民在取得外國國籍時,不需要放棄本國國籍。目前世界的趨勢是走向雙重國籍,已經有五十幾個國家承認雙重國籍。那麼當我們在討論「雙重國籍」的議題時,是否必須反省目前我們慣性思考的「單一民族國家」融合政策?

移民的國際性結構條件跨國的人口流動已經變成是常態,因此原來假設人口流出入可以如水龍頭般地自由開關,是不可能的。這樣的人口流動,因為有許多結構性的因素在裡頭,所以用阻隔式的方式來隔離可能的移民有困難。政府不可能只允許跨國企業可以進行跨國的經濟活動(例如同時有兩個公司在兩個國家),但是不允許一個人自由在兩個國家進行經濟或政治活動。例如在中國或越南投資的台商,他們必須不斷往返於兩個國家,外派的幹部也一樣,甚至還把大陸幹部調到越南工廠工作。這種跨國流動的人力是配合著跨國投資而產生的,除非停止跨國投資,否則人力在跨國間的流動不可能「截流」。

既然跨國區域的人力流動是不可避免的,那麼台灣可以如何面對此全新的局勢呢?首先從跨國主義的發展來看,雙重國籍應該被允許,這是台灣放鬆「身份從嚴」的重要一步。台灣的國籍法很特別的是,允許台灣公民擁有雙重國籍,但是卻堅持外國人必須放棄他們原來的國籍。我們一般都認為,台美人或華僑在美國為台灣所做的許多事情,都是在協助台灣政府,因此願意讓這群人擁有雙重國籍,但是對於居住台灣而仍關心母國社會的人,卻不願讓其仍擁有原來母國的身份。這種「內」「外」有別的國籍政策,看不出其邏輯一致性何在?目前正在考慮設計的永久居留權政策,還是沒碰觸到此根本的雙重國籍問題。

其次,雙重國籍與政治忠誠的關連,可以從幾個方面來討論:一、目前世界上有一百多個國家,會跟台灣產生敵對衝突的,可能只有少數幾個,我們可以針對這些特別的國家做特別的規定,但原則上可以承認雙重國籍。二、此假設的問題一樣會發生在拿著永久居留證的人身上,例如還沒拿到身份證前的新移民,他們在台灣已經居住了幾年,但是當兩國發生衝突時,我們可能像美國在二戰時期那樣,把居住在美國本土的日本人送到集中營嗎?三、在跨國活動如此頻繁與容易的情形下,我們怎麼可能保證具有台灣國籍的人,就比那些擁有雙重國籍的人,更熱愛台灣呢?我們可能證明翁啟惠院長會比長期在中國居住的台灣籍人士「更不愛」台灣嗎?四、根據汪宏倫教授的研究,大部分想要拿另外一本護照的台灣人,大多只是想要「買個保險」而已,並非是忠誠於另外一個國家,換言之,兩本護照跟忠誠度是沒有關係的。

有人認為「民族國家」仍然是當前國際政治的基本單位,因此每個人都必須隸屬於一個民族國家。但是當跨界流動越來越變成常態的今日,這樣的「國族疆界」思考模式是否也應該跟著調整,而從更全球的角度來思考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